跳到内容

跳到菜单


visual_image_1

第三展厅 : 日帝强占期、首尔 (1910~1945)

城市近代化的阴影

  • 被抢占的首都、京城

    被抢占的首都、京城

    日帝想把韩国编入自国领土永久统治,还想把韩国当作入侵大陆的跳板。日帝动员了各种象征体系,妄图证明其殖民统治的光明正大,根据国内需求决定殖民地开发的方向与顺序。根据日帝的军事目的与经济需求更改道路体系,象征朝鲜王朝与大韩帝国时期国家权力的建筑设施大部分被肆意破坏,其余的作以他用。城市行政与城市管理总是优先考虑日本人的便利与利益。

  • 抗日民族运动的中心

    抗日民族运动的中心

    整个日帝强占期,首尔一直是抗日民族运动的中心。 1919年举国举族的3·1运动烽火在首尔点燃,义烈团员等抗日义士在首尔起义。钟路YMCA与乐园洞天道教大教堂是鼓舞民族意识、营造新大众运动基础的中心舞台。从满州事变到太平洋战争的战争期间,日本为稳定后方更加残酷地镇压民族运动。但首尔的知识分子并未屈服于此,开展了各种保护民族文化的活动。

  • 京城都市纪行

    京城都市纪行

    殖民地权力有意无意地改变京城的城市空间。整座京城弥漫着将殖民统治正当化的信息。京城都市空间如同教科书般的讲述着韩国人和日本人间“肮脏 ‒洁净”、“没落 ‒繁荣”、“野蛮 ‒文明”的天壤之别。 韩国人在京城遭受歧视满腔悲愤的同时,却仍在憧憬那些近代化的建筑和设施。 韩国人生活在京城、往来于京城的过程中逐渐形成了抵抗和顺应、反驳和同化的自相矛盾的态度。

  • 笼罩京城的战争阴霾

    笼罩京城的战争阴霾

    1937年日本开始入侵中国大陆,1941年其战线扩张到了整个亚洲,战争的乌云笼罩京城。所有生产要素集中在军需产业,消费品产业随之严重萎缩。京城府民在极度贫困的情况下被迫存款,并被掠夺资产,还得接受防空训练、思想教育,连人身自由也被压抑。战时的京城像个巨大的收容所,居民在不知何时被拉上战场的不安中度日,又受到强制劳动的压迫。